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东京1.5分彩开奖平台:东京1.5分彩有什么技巧

老编辑被一位「文坛新人」气得发抖

时间:2018-06-22来源:未知 作者:刘心武 点击:
钟鼓楼(全文在线阅读)> 29.老编辑被一位「文坛新人」气得发抖。 
 
    去敲韩一潭家门的人,并不是当天 《北京日报》「寻人」广告里的 那个「诗疯子」。葛萍开了门,一看见那人,便不禁笑著说:「呵,稀 客稀客,今天刮了什么风,把你给吹来了?!?nbsp;
    来人四十岁出头,头上戴著花格呢鸭舌帽,身上穿著烤花人字呢 大衣,大衣里露出银灰色的纯羊毛围巾,脚下是一双美国乃基公司出 品的「蛋饼纹」厚坡底运动鞋,打扮得既考究而又潇洒。 
    韩一潭一见他进来,便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。但也只得站起来招 呼他。 
    来人却大有 「宾至如归」的气派。他笑嘻嘻地说:「是西北风把我 刮来的,六七级?!顾抵衙弊?、大衣、围巾脱下,转了转身子,没找 到衣架,便把那三样东西小心翼翼地放到了空著的沙发上,自己要往 饭桌边的折叠椅上坐。葛萍忙过去把他那三件衣装捧起来,请他坐进 沙发,对他说:「你这些高级服装,我先给你搁里屋大床上吧!」 
    来人便坐进沙发,见韩一潭还站著,反朝他打了个 「请」的手势, 韩一潭也便坐进茶几另一边的沙发。 
    韩一潭问他:「怎么样?最近忙著弄什么呢?」 
    来人却只顾打量韩家的房间,指点著说:「老韩;该革新一下啦— —进门的地方置个衣架嘛!窗户底下,添个长沙发……里外屋之间, 如果不挡屏风,至少应该挂个门廉,不要让客人看见你们的床铺……」 
    韩一潭说:「我哪能那么讲究?不象你,有那么多稿费!」 
    来人一个劲摇头!「哪里哪里,我到手的也有限,最近推上去的那 个电视剧,我们是三个人署名嘛,三一三十一,你想能有多少?」 
    葛萍给他端来一杯热茶,搁到茶几上。他勾著脖子看看,问:「花 茶?绿茶?红茶?乌龙?」 
    葛萍说:「就是一般的花茶?!?nbsp;
    来人笑著说:「你该多准备几种。国外主人招待客人,总是发问: Coffee  or  tea?Which  do  you  prefer ? (英语:咖啡还是茶?你 喜欢哪一样?)客人点了什么,才给什么……」 
    葛萍一拍巴掌:「呵!咱们中国人可没那么多讲究!」 
    来人继续对他们说:「如果来的客人不止一个,有人要了咖啡,有 人要了茶,有人说什么也不要;你该给咖啡的给了咖啡,该给茶的给 了茶,那什么也不要的人,按中国待客的规矩,总也得给他杯咖啡或 茶,可要是你给端过去了,人家就会不高兴——」 
    葛萍惊奇地问:「那为什么呀?」 
    来人耸起眉毛说:「你不尊重人家嘛。人家说不要就不要。有那中 国人,到了外国人家里,人家问他喝什么,他说不渴,不喝,其实是 客气话,他心里是想喝的,等著人家给他倒——因为在中国你说不渴 不喝人家也总是要给你倒水的。结果,人家就只给要的人倒,不给他 倒,他只好乾渴著,忍著……人家就是尊重你的个人意志嘛!主人问 客人:『味道好不好?』你说:『唉呀,不好!真不好!』主人会很高兴, 因为你说了实话,坦率;如果你说客气话:『好,真好!』可喝了几口 就不喝了,人家又会生气,因为你不真诚……」 
    葛萍不免问他:「你是刚出国口来还是怎么著?知道得这么清楚!」 
    来人端起茶来,呷了一口,叹声气说:「我?哪就轮著我了呢?我 还不是听×××说的,昨晚上我刚在他家喝了 『人头马柯涅克』,那酒 名气不小,其实不如『峨塔自兰地』!」 
    韩一潭就知道他的「包袱」要在这时候抖落,他与其说是炫耀关 于西方社会的社交习俗,不如说是宣告他目前深入文坛所达到的程度。 他所说到的×××,是文坛上眼下极红的作家之一,刚从国外访问归 来,韩一潭虽然早就跟×××认识——那时候这位元来客还不知道跟 哪儿窝著呢——但始终没有达到与其促膝共饮什么「人头马柯涅克」 的地步。现在的文坛就是这样让你眼花缭乱——闪光的金子和如同金 子般闪光的碎玻璃片,比 「文革」前的十七年都有成几何级数的增长。 
    葛萍毕竟单纯一些,她坐到折叠椅上,面对著来客,同他对谈起 来。来客既然提到×××,她便很自然地问及他对×××一篇新作的 评价,对方欣然作答——不过,先引用了若干著名评论家的意见,有 的还并不是公开发表的文章和言论,而是:「上星期我到他家,他正好 刚看完×××的那一篇,他也是先问我印象如何……」以及:「……他 让我别给他传出去,他呵呵地笑著说:『传出去,人家又该说我定调子 了!』……」葛萍竟坐在那里,如聆佛音。 
 
    韩一潭皱著眉,只觉得耳膜刺痛,闷闷地抽烟。 
    这位来客有一个响亮的笔名,叫龙点睛。算起来,韩一谭跟他认 识也有六、七年了。他头一回来韩一潭家,是一九七五年年底,戴著 个栽绒双耳帽,穿一身朴素的中山装。韩一潭一听他是从工厂来的, 又说是刚开完支部会,便自然而然地对他肃然起敬。他拿出一卷诗来, 毕恭毕敬地说:「请韩老师给我改改!」韩一潭当时就看了他那十几首 诗,主题都是 「捍卫革命样板戏」,以当时的标准而论,写得相当 「有 激情」,而且也比较生动、形象,只是不够洗练。韩一潭看完,便在灯 下一首一首地给他讲自己的印象,肯定他的优点,提出修改的建议…… 送走他后,第三天便接到了他的来信和改好的诗,信中说:「因为参加 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736| 852| 881| 70| 121| 849| 304| 72| 365| 945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