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请 登录注册
当前位置:东京1.5分彩有什么技巧 > 玄幻|武侠 > 仙侠修真小说 > 新警世通言 > 第一卷 > 第22章 蓄意逃亡
第22章 蓄意逃亡



更新日期:2018-04-12 + 放大字体 | -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:

 
成都盆地西边,横断山脉中,秋高气冷,一个年轻的僧行者行色匆匆,他就是随侵略军来中国的井上由里。如今,他可以放心大胆地走自已的路了,因为他己远离间谍小组,解脱皇军派遣的间谍任务了。
间谋工作,为你外出行动的门敝开着,随便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也能利用。清晨的蒙蒙细雨已湿透了成都街市道路,老天似乎在暗助心愿的达成,井上由里正好打着油伞遮住脸,穿街走巷向城内昭觉寺走去。他已多次进过寺庙,他己与智光和尚耍成了朋友。要想得一套僧服作掩护,只有先行受戒入佛门,约定今晚受戒穿僧衣。他的依止师就是智光和尚。
依止师即是介绍引路人。小戒坛上,九支蜡光闪闪,井上由里受了沙弥基本十戒剃度,醍醐灌顶,取法名燃光,不过没烧三、六、九点戒疤,无谓的残身方式被费止,毕竟只是种形式,烧了戒疤不等于烧化了红尘心迹,修行在于心。对于佛教,井上由里少年时就耳濡目染,已不生疏。
仪式结束,井上由里穿上灰色僧装,初习双手合掌,说:“智光师父,师弟我告辞了。”按常理,在昭觉寺剃度就在本寺出家常住,可井上由里仪式结束提脚就走。智光不惊不奇,只是道声佛号,也不随口问问为什么,更没问过你何方人氏姓什名谁,佛只管渡天下有缘人。
井上由里出得寺院,撑起油伞半遮面,上了辆马拉车。“小师父,去哪?”
“西郊外,越快越好,我多给脚力钱。”
“要得!”车夫叫一声,“驾驾!”空挥的马鞭啪啪,清脆两响。
约二十分钟甩开城市,前面依然是平阳大道。“小师父,在哪下车?”
“继续前行,越快越好,越远越好,再加脚力钱!”
“要得!驾驾!”有大生意还不好?飞驰起来。
行有三十里,车到山前。“打住,下车。”井上由里付了双倍钱。
井上由里快速钻进了山中,开始了步行。
此山丘陵带,人烟袅袅,第一天,井上由里只吃随带干粮,不入村户露宿野外,急急向前赶路,离开成都市越远越好,离开他的间谍同亊越远越安全。
一连三天,大约行程三百多里,过平川又进山,开始进户歇脚,行脚僧便于求食,至于洗衣洗澡,时下春季,入户或在小溪、河边皆可,到也方便,只不过纯清水洗洗,佛家也不用肥皂洗脸啥的。
一个月后,打听得已进入横断山中。这才丢心落意,觉得自已已如人间蒸发一般。执着的信念追求,井上由里离开成都西行有充足的理由,那里有同事的间谍窝点,他要西行至没有日本人触角的川藏地带,再从容择行,又那昭觉寺是文修没武修,除了修佛,他还要去少林学武。
这一路平安,没遇什么危险亊。也没带什么防身武器,仅有一木棍随身,用来柱杖。这日上到一山顶,但见山岭褶皱紧密,断层成束,云杉浩荡如海,绿尾红雉扑扑飞腾,黑金丝猴群吱吱跳跃,宏伟的大自然气势直令井上由里感叹日本之渺??!望望山间烟云景色,依树身解下包袱憩息。心道走出横断山,转道去河南。
忽然,一个有点像人类的半直立怪物叫着向他奔来,是人猿!一个母猿!井上由里奋力逃跑,却逊于人猿的速度,被抓住翻来复去摆弄细瞧,倒不伤害他,似乎也在奇怪这动物怎么就有点相似于它猿类?却比她细嫩。井上由里心道,完了,如何脱身?打又打不过。
人猿夹上井上由里飞奔起来,如履平地,人类苦练方能达到的轻功却是人猿自成的本领,直颠得井上由里骨头散架,他知道反抗只能起反作用,暂且顺从。如果是被人类同胞如此挟持,他会感到受辱,因自尊性而奋起反击,至少理论一番,可这是低等动物呀,对牛弹琴,不,是对猿弹琴!
猿类将人类虏至一山洞,这洞至原事发地点不过直径几百米,拐过一山泉暴吼的溪流,人猿一臂夹着井上由里,单臂攀上一棵合抱粗的云杉,然后一纵步飞至岩洞口。
看来这岩洞除开猴子有本亊造访,豺狼虎豹是望尘莫及了。用人类的话说,这是一个寡妇之家,不知这母猿是怎么落单的,寡妇门前是非多,不知这母猿是何用意?人猿放下井上由里,就扒他衣裤,要是人类无礼或开如此的玩笑,那一定感到羞耻,井上由里急忙使用肢体语言指指干粮,指指嘴巴,又作了个咀嚼的动作,人猿懂了,住手。井上由里赶紧取出包袱里的烧饼来吃,并分给人猿一块。吃是众生的共同语言,人猿见状也学样吃了起来,发出的叫声便是认同的友善欢喜声,恐怕它觉得比肉好吃,好享受好享受,是它此生最美的味道了,首次品尝人世美味。亊实上它吃过吗?
洞外的阳光映射到洞内,如月夜般冷淡,倒也并非漆黑一片。井上由里吃罢,便枕包袱仰面躺下。一种与世隔绝感油然而生,这时的包袱及里面的东西便觉得分外亲切,因为那是从人世带来的先进的东西,还伴随在身边。
人猿见井上由里躺下,却将他抓起来搂入怀中,伸爪就捏弄他的阳器,就要扯开裤子。这可使不得,扯破了裤子日后如何在人类中行走,难道如低等动物赤身裸体原形毕露不成?井上由里本能地护住,却激怒了人猿,呲牙咧嘴发出凶叫之声,与先前的欢喜声大有区别,井上由里只得顺从,也没必要倔犟,赶紧主动脱裤子,以免被撕烂。母猿见着裸体的人类,似乎早已触类旁通,便转过身来四肢着地,把屁股献给井上由里。,见井上由里不睬,又转过身来抓他阳器,然后转身回复原姿态,不过这下将屁股凑近得触到井上由里的大腿上,那意思高级智商的人类不懂世上就没懂的了。这成了哪门子亊,岂不堕落为畜了吗?还修佛呢!完了,要破色戒了,其实早己吃荤了,那出国前与木下英子消魂的一夜,日本僧人本就不讲究。问题是面对毛耸耸的人猿能有激情吗?不得已讨好母猿寻机脱身,只好发动全部激情了。
井上由里片刻就雄起了。插入了异体内,干脆来个正面、反面式,这下人猿倒温顺地听他摆佈了,也许这方面是众生的共性。
他使出了浑身力气,尽量满足这个异类。感觉也将就得过去,如同四号手电筒换上了五号干电池。
母猿并非无休止,当井上由里停止了动作,母猿似尝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,搂过野汉子,浙渐入睡。井上由里感到了温暖,不会被洞里的冷气冻感冒,反倒因母猿有了安全感。
但一觉醒来,母猿又有了要求,不过井上由里己恢复了疲软期,干脆一不作二不休重振其鼓。
洞口显示外面的天又亮了,阴转睛。一连三日如此新婚缠绵,干粮也吃光了,大小便出洞门口。不行,不能这样下去。井上由里指指洞外,母猿也需要出去觅食了。便如法夹住井上由里就走,井上由里快疾捞上包袱,母猿并不懂得他有何异心,还以为那本就是他身上的东西,从洞口飞腾上树、下树,重返有阳光的世界。
母猿一路攀崖飞沟,约半个时辰停在一小山坪,放下井上由里,就上树摘野桃。远处水流轰轰,天上大雕傲翔,森林间怪鸟的歌声那是井上由里惊喜的耳福。母猿边吃边丟下桃子,井上由里想趁机逃离人猿的监控,可肚子饿得不行,况且距离不够远,母猿会下树追上的,一边吃着生熟不定的桃子,心中却在思考办法。至于桃子,也无法讲究人类的卫生习惯,洗洗再吃,只得入乡随俗搓搓就入口了?;刮聪氤霭旆?,母猿就己下树,来到井上由里身边。
两头豹子嗅觉到猎味现身,约三十米树间低吼,发令冲锋,这些仅剩杀生食肉生存意识的动物,以为今天出猎运气不错,遇上美味佳肴了。井上由里惊叫一声,却见母猿英勇地迎头冲上去,它可一万个不愿意让自已的情郎受伤害而失去,几天从未有过的消魂感,岂是它的同类简单的动作能给予的?直叫它以死相许。要是往常,它才懒得理睬豹子呢!
短兵相接势头猛,两头豹子临空扑下,母猿爪快,几乎同时抓住了两豹的前腿,只一扬惯将出去,甩了丈远。未受伤的豹子再次扑来压下。母猿又抓住了一头豹子前腿惯了两丈远,撞岩石受伤,另一头却咬上了母猿肩头,母猿腾出的爪子一掌拍向豹子的脑袋,这一拍可不是寻常人类的力量,豹子负痛松口,另一头又扑到身前,看来豹子是志在必得了。
天赐良机,趁母猿与豹子搏斗,井上由里起身一个跑,逢坎跳坎,遇坷飞坷,如跳远运动员,平时难逾越的坎坷这时也不在话下了。好个负心郎井上由里,丟下舍命救他的情妇跑了。
这边,第三个回合,两头豹子这回无意中一前一后攻击母猿,母猿逮着了前面豹子的两腿奋力撕扯,豹子被活生生扯裂了两腿惨吼一声,身后的豹子咬住了母猿的左腿死也不再放弃,负痛的母猿被放倒,揪住豹头滚打起来,滚打五丈余,临空跌下了山崖!
殉情的母猿!
井上由里如跑马拉松,翻山下山,急急如丧家犬,一口气跑了约十五里路吧?眼前是一条汹涌澎湃的河流,河上有一铁索,索头还有一滑轮索坠,看来这是专供过河用的,看来离人类不远了。心道,我只要过了河,那人猿也无奈何了,又自嘲地一笑,这吊索过河的本领岂可与人猿相比?这才想起母猿为救自己不知怎么样了,不禁生一丝愧意。再一想也是你人猿自食苦果,你不劫持我不一定会有豹子之遇吧?心下稍安,呼了声阿弥佗佛,愿你下辈子转生成人。
井上由里有生来首次尝试滑索临空过河,下面奔腾咆啸的激流在考验你的臂力、胆气,想必这山里人己习惯成自然。已锻练得勇敢了。
过来了!井上由里好不高兴。寻径上得多半山腰己是下午,太阳光己现红霞。寻地坐下休息片刻。
这一休息不打紧,却觉迷迷糊糊起来,感觉如同进入了火焰山,恶梦境象忽来闪去。元气受损的井上由里发高高烧了,继而昏迷不醒。
天空的晚霞己扯满,一群金丝猴吱吱叽叽跳到井上由里身边,向他身上尿尿,一只老猴子拿着冬虫夏草、柴胡什么的就放在嘴里嚼着,几个猴子打开井上由里的嘴巴,老猴子就猴嘴对着人嘴喂进去。又有几个小猴子对着井上由里的嘴巴撒尿,草药仅有一半被自然地反应吞下了喉咙。
然后,这群金丝神猴欢天喜地乱叫一通,一哄而散,跳进密林,上树远去。
565| 714| 687| 773| 267| 38| 778| 654| 892| 839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