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东京1.5分彩独胆:东京1.5分彩有什么技巧

《春秋恋》第六章

时间:2019-03-06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尤品行 点击:
时间过得多快啊,不知不觉度过一个春秋。一九四三年的春节后,村里和往年一样,秧歌班子又在物色人选。当时,姑娘们还是老一套的封建思想,八路军的工作人员有时来村里开会,顺便宣传振奋人心的新思想、新潮流。人们的思想也没完全解放。跳秧歌的女角还是男人扮演。不知何人介绍,邀请我参加秧歌队,扮演貂蝉。但吕布这位英俊滑稽的角色却未找到,我回家后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妈妈和雪梅。
妈妈说:“咱村没有这样的人才,可能要到外村去请。”雪梅不知怎地,一反常态,不知在想什么。妈妈问她:“梅呀,你想啥呀?”
雪梅打破了沉思:“我不相信咱们就找不到吕布这个角色。”
妈妈说:“人家秧歌班子的人们,一个一个的都排队啦,找不到是找不到嘛。”
“他们要真找不到,我去扮吕布这个角色。”
妈妈笑了笑说:“你是十七岁的大闺女啦,不怕人家笑话?”
雪梅接过话尾说:“妈妈你这个中学教师也笑我嘛?”
“妈妈可不是那种人,我支持你去!”
雪梅高兴了:“既然妈妈支持,女儿就凑热闹去。”
妈妈想:这个丫头定是看兄弟去了不放心,所以......,她对雪梅笑笑:“妈妈祝你成功!”
我接过来说:“姐姐,干脆咱俩的角色换一换,不好嘛?”
“不好,我女扮男装,看看怎样对付你这个貂蝉。”她风趣地逗我。
“我也不会甘拜下风,看看你这个多情吕布怎样调戏我。”我也给她鼓鼓气。
”妈妈说过:‘你这位弟弟生来是女相,很精灵又讨人喜欢,所以我要在大庭广众面前公开挑逗你,让人们知道,吕布是怎样戏貂蝉的。’”她开心地冲我说。
妈妈说:“我是喜欢他,你也喜欢他,如果你表演不好,看热闹的讨厌啦。”
“妈妈你放心,你女儿不会给咱家丢脸。”
妈妈翻过来问我:“你有信心嘛?"
“我不会落后。”我信心十足地回答。
“那好,妈妈也有信心看你们的表演。”
秧歌队排练了几天,相互之间的基本功都练熟了,已做好出场的充分准备。
正月十五的晚上,锣鼓喧天,喇叭声吹的清晰悦耳,秧歌舞在兴高采烈的气氛中扭起来。秧歌队的前部出了领队的外,突出了吕布先戏貂蝉,中部是牛郎织女,后边是卖油郎独占花魁女,其余是大杂烩。
有谁能想到,雪梅这个平时寡言稳重的大闺女,扮演一个风流、多情而爱寻花问柳的吕布,吧貂蝉调戏的不亦乐乎。你看她迈开男人的轻松步伐,软而硬的腰板,忽上忽下,忽左忽右的两只手,斜着眼睛而有节制的调戏我这个貂蝉,逗得观众笑声不止。
我迈着碎步,扭扭捏捏的前进,当吕布的斜眼注视我时,就赶快用手帕挡住脸,是笑非笑的兰闺表情自持稳重,但又偷看吕布的一表人才,迎来了大姑娘、大小伙子欢笑。有的调皮姑娘有意踩我的鞋,而且踩掉几次,我都是趁吕布摸我脸蛋时,弯腰提鞋,并没有影响基本功。雪梅也看在眼里,因为她这个吕布的双眼始终盯着我这个貂蝉。
有人半开玩笑地说:“吕布和貂蝉长的就是漂亮,表演起来真吸引人。”
也有人说:“吕布戏貂蝉,貂蝉也诱吕布,两个人眉来眼去,真有意思。”
吕布听到观众表扬,更来劲了,时而用手摸一下貂蝉的头发,时而摸一下脸蛋。尔后将手放在鼻子尖上闻一闻,向观众表示真香??!逗得观众笑声不止。
在笑声中,吕布一个倒跨步出现在貂蝉面前,而貂蝉只好原地踏脚扭着碎步,冷不防吕布的右手搭在貂蝉的右肩上,鼻子贴在貂蝉左脸蛋上,又逗得观众大笑起来。有个调皮的青年喊:“再近一点!”
我哭不得笑不得,仍然保持着羞答答地和颜悦色,接受吕布的调戏。
这个吕布可真怪,她竟伸出细而长的嫩手向往我的胸部,我马上来个燕子翻身,使吕布的调戏未得逞。我担心的是胸部的两个皮球离开位置而闹出笑话。所以我特别注意吕布的两只手。这种令人陶醉的表演,几乎震动了所有的观众。不过,本村的观众都知道我们是一对未婚夫妻,有些地方过分一些也没人在意。
秧歌舞从村西头扭到村东头,便进了广场,又扭了几圈按指定的时间暂时休息。
一切就绪后,开始唱“络子”(过去人们叫唐山络子,一种地方戏),我又被安排在前边。戏名是《桃花庵》哭夫一段。在锣鼓、乐器伴奏声中开?。?rdquo;(搭调)官人哪,官人哪?。澹┮患殍压蛟诘?,哭一声夫啊,夫啊,你怎不答应妻?想当年私自离家逛会去,为妻我时时刻刻把你寻觅,差家人四处寻找无有踪迹,不料想葬身异地你永无归期!咱夫妻好比做鸳鸯落在沙滩地,是何人棒打鸳鸯两分离,哎呀,我那会不来的官人哪!......
由于我悲伤的泣不成声,震动了观众,很多人流下了眼泪,甚至和我同病相怜的人们也哭出声来。
妈和梅姐见我这个样子,拉我到一边,首先安慰一番。梅姐拿出手帕檫去不断流出的泪水说:“你本来就是心软的人,在欢乐的节日里为啥唱这样的悲剧?”
我对她娘俩说:“今晚我和姐姐表演的是浪漫的喜剧,对那些封建正统观念的人,可能起着副作用。为了教育这些人的子女,所以我唱一段悲剧,启发或感动她(他)们。”
妈妈说:“你这个孩子想得太多了,咱村离县城二十多华里,老封建的人少了。再说,老八(指八路军)的工作人员,晚上常来开大会,讲些男女平等,解放的道理,恨得人心。人们的思想都在转化。当然,你这样做也不能说错,目的是解除少数人的误会,但不能过于悲伤。”
雪梅不服气地说:“我才不怕呢!咱从来没和青年人嬉皮笑脸逗着玩,谁不知道我雪梅步子正、行的端。我和弟弟表演的吕布戏貂蝉,本来就是浪漫戏,看扭秧歌的人谁还不说我们俩表演得好?”
“妈妈,姐姐说的都有道理,奈因我是异地来的穷孩子,在行动上要一步一个脚印,惟恐有不妥之处,给你家造成不良影响,思想上的顾虑是难免的。”
梅姐不以为然地说:“有顾虑是多余的,今后我专门在人多的地方拉着你的手走路,你害怕嘛?”
我说:“不怕!”
她说出来做出来,左手拉住我的手,右手拉着妈,走进戏场坐下:“咱听听人家唱的啥戏!”
我们娘仨刚坐下,整个会场乱了套,正在唱的人没人听,很难为情。人们有节奏地喊着:“吕布、貂蝉进场了,欢迎、欢迎!”
有的观众直接点名:“欢迎吕布唱一段!”紧接着就是人们的欢呼声。
秧歌班子的负责人不知喊了多少声:“肃静,肃静,......”观众仍是照样欢呼。维持会场的人只好先叫吕布唱一段。雪梅很大方地站起来:“谢谢大家,我唱一段《杜十娘》中的抛宝。”
乐队过门后唱:(散板)强忍眼泪,心似箭传,负心人哪(跺板)你近前。小箱里装的何物,你仔细看:这是何物在里边?这本是翠玉明珰、瑶簪宝钿,价值千金不虚言......“
锣鼓、乐器刚一停,观众又哄起来:”唱得好,再来一个!.......
雪梅站起来向观众深深施了一礼:“满足乡亲们得要求,再唱一段《杨三姐告状》,.......。”唱完了,观众还是要求再来一个!
作品集念人 责任编辑:秋雨枫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发布者资料
念人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:2013-04-15 16:04 最后登录:2019-03-11 16:03
402| 156| 753| 977| 775| 800| 819| 878| 225| 738|